作者:乙北公秉 来源:原创 时间:2019-11-15 阅读:553 次

怎么用烤箱烤红薯

20世纪90年代日本的消费退化

    前几天,我参加一位二十多岁女孩的生日餐会。我们在市中心的时尚日本料理餐厅用完餐,打算搭计程车前往咖啡店吃生日蛋糕时,她有感而发地喃喃自语:“哇,感觉好像泡沫时期一样……”为了吃生日蛋糕而特别换地点,而且还是搭计程车,对她来说应该是泡沫时期才有的行为吧!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八知(ID:bazzhi),作者:徐浆糊,媒体人,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,目前正在写《消费降级指南》系列。日本作家酒井顺子书里的这一段描述让我感到新鲜。酒井顺子是所谓的“泡沫世代”——她出生于1966年,这意味着当她大学毕业时,正赶上日本泡沫经济顶峰——那是在1988到1991年之间毕业、找工作易于反掌的“幸运儿”。而她的晚辈,生于日本经济泡沫破碎之后的平成年间的90后们,自出生以来就完全不知道景气好是什么样子。他们中的许多人对那场泡沫的了解,几乎并不比身为中国人的我们多。“生日时不是会收到一百朵玫瑰吗?每个男人都像石田纯一一样开 BMW ,不是吗?不是很充满希望吗?”平成女孩这样天真地想象。事实证明贫穷可能真的会限制她的想象。纯粹出于一种好奇,我从陈旧的新闻、书刊、影视剧、甚至日语论坛,收集着泡沫时代真实生活的片段,而它们拼凑起来是这样的:当时的东京是一个镀金的城市,餐馆出售洒有金片的寿司,商场里售卖金箔包裹的巧克力——这样它们可以卖出原来的50倍的价格。在新宿,几乎每个行人都穿着名牌服装、名牌鞋子:上班族穿着约翰.罗布(John Lobb)的鞋子,家庭主妇戴着梵克雅宝(Van Cleef & Arpels)的珠宝首饰,潮流青年追逐价格不菲的设计师品牌,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在这个时期找到了他们的崇拜者。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们——他们不管是谁,一毕业都可以被五家左右的公司录取;大公司为了争夺他们,一旦内定,便以“培训”为名,把他们关在豪华温泉酒店中,以免他们接受其他公司的工作。面试的路费自然是报销的,一旦录取还有现金奖励。如果是顶级学校毕业,公司就给安排高级公寓,配进口车,再送一整套阿玛尼行头。进口的高档食品如鱼子酱前所未有的流行,为年终聚餐预定顶级的Tokujo肋骨是很自然的事。人们花大价钱喝高级洋酒:路易十三、麦卡伦威士忌……直到酩酊大醉——如果不识相地点朴实无华的清酒,会遭到服务员的怠慢。街边满是争抢着出租车的人们,无论车费多贵都要打的回郊区的住所去,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大钞来引起出租车的注意——因为司机会挑选乘客,他们青睐那些目的地更远或愿意支付高昂小费的客人。东京湾北岸刚刚落成了东京迪士尼——那曾是作家新井一二三小时候全家每年一起去找蛤子的浅滩——现在这种淳朴的体验被争先恐赶赴的美式梦幻代替了。而成人们还有另一个只属于大人的迪斯尼乐园——六本木的迪斯科。一个普通的白领,下班的娱乐是去泡吧蹦迪和洋酒,周末的活动不是打高尔夫就是滑雪——无论是一轮高尔夫比赛还是在银座的女主人酒吧度过一晚,都可以让人轻而易举地花掉上千美元。结婚动辄购买价值过万美元的婚纱礼服,蜜月则要飞到夏威夷或巴厘岛,一个婚礼花费数十万美元实属正常。当时一位刚刚毕业进入的制药公司的普通销售员,每年招待客户的费用账户就超过15万美元。他把顾客带到各种花哨的餐厅、女主人俱乐部,然后再把他们连同礼仪小姐一起带去喝更多的饮料,唱更多的卡拉OK,蹦更多的迪,最后为每个人叫一辆出租车回家。即使他每周至少三次这样做,仍无法全部用完这笔公费。为此一些更“有进取心”的销售员会与礼仪小姐达成协议,这样他们可以获得20%至40%的娱乐费回扣,而这些回扣通常等于他们的工资。那些叫Mercury、Links或Leo的女主人,常常收到来自商人,股票经纪人和房地产大亨不假思索的大笔赠予。一位女主人在1990年的一个晚上,收到一位顾客递给她的14,000美元小费,对方说:“给自己一些新衣服。”“这令人难以置信——特别是考虑到我没有和他发生性关系。” 她说。那几年,日元与股价、房价一同上涨。这使得无所作为简直是一种懒惰,于是每个人都变成了投资家、投机家。人们涌到国外去抢买名牌皮包、钻石,每个聚会都在异口同声谈着股票、外汇、房价、银行、利率。股票和地价越炒越热——直到东京地价足以买下美国全境。金钱仿佛从天而降。在自己人生中的夏天和日本这个国家的夏天完全重叠的那段时期,每天都过得如祭典一般。电视里播放着收视火爆得令“周一晚上街上没有上班族”的《东京爱情故事》,令人感到心潮澎湃的,除了热情奔放的赤名莉香,大概还有那个正在繁荣的东京。“泡沫经济时期在泡沫世代心中,留下深刻印象。因为这个印象实在太鲜明,再加上往后的时代又太过朴实,感觉一转眼就过去了。”与48岁的酒井顺子须臾而过的青春一同消逝的,还有那个更有野心,同时又略显贪婪,每个人都追求自己的财富的日本。当泡沫破灭时,它将这个国家的生活榨干,剥夺了它的野心和快速进步的感觉。今天的日本显然与那个时代完全不同。2017年TBS的大阵容电视剧《四重奏》收视平平,在最后一集之前的平均收视也只有8.8%。而编剧正是那个在1991年仅23岁就凭借《东京爱情故事》,在电视圈内被视作天才一般的存在的坂元裕二。对于曾经以32.3%的数据站在收视率巅峰的坂元裕二来说,眼下的收视和他剧中的人物一样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:惨淡。如今他对泡沫经济时期的纯爱故事早就失去了兴趣,更愿意写写当代都市人的尴尬处境。他的主角们或笨拙,或顾此失彼,或爱而不得,或壮志不酬,大概这本就是人生寻常事。奢侈品与大钻石不再被穿戴在新宿街头的行人们身上,而更多陈列在中古店铺中——它们越来越多乃至成为了这个国家标志性般的存在。大量在泡沫经济中从世界各地买入的钻石、奢品被人们重新放到二手市场中出售——安倍政府推出的日元贬值政策,加上长期经济紧缩和老龄化更加促使人们这样做。这批“泡沫钻石”储量之大,甚至使日本成为了钻石的重要出口国。据说“泡沫钻石”还有一个特点是往往克拉数很大,透明度高,因此格外受到外国人的欢迎。如今这些中古店铺中的绝大多数都配有中文服务员。圣诞季,当我走进新宿街头一家知名中古连锁店的时候,正好看到一位来自中国某海淘平台的女主播,用自带的主播灯,在玻璃橱柜前进行一场海淘直播:“亲们,价格好哦,钻加起来至少有十分……一下省了700现在……能下手的尽量下手,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就不一定了……别急,手表还正在谈,这个月争取给亲们播一次……”越来越多中国消费者喜欢亲自去日本购物,这些经验被写成帖子分享在小红书上。张雨绮在视频中微微一笑:“一克拉以下的钻戒,不值钱的。”——准确反映了中国消费者的购物态度:在御徒町站附近的中古店,据说现在大约一半的顾客是中国人,而他们主要购买1克拉以上的大颗粒钻石,在很多情况下购买量超过300万日元。尽管日本电视上的广告一直在鼓吹“青少年的离境车”概念,但年轻一代的年收入并没有增加,更多的人选择购买二手车而不是新车。由于长期的通货紧缩,二手市场的规模在持续扩大。不止是车,还有服装、家具……年轻人甚至婚纱都喜欢买二手的。“当与90后的日本年轻人谈起《东京爱情故事》时,他们的关注点完全不在那档子事儿(性)上,而是:’那里面人真是有钱啊,天天都出去喝酒哇’”——一个知乎回答者这样分享道。“如果说几代人有什么区别的话,” 杏子酱在带我去看一座位于东京新宿的房产的路上说,她是日本一间主要面向中国人的地产公司的地产经纪人,“我感觉60岁的一代很多还是很富有的。他们往往在闹市区开着爵士酒吧,或者投资咖啡厅,讲究生活品位和品牌。我认识的一位这个年纪的太太,她对吉野家这样的餐厅嗤之以鼻。”她带我看的房子在新宿中心位置,在日本房产泡沫破碎时,房价几乎腰斩,00年到达一个低点,此后,经过近20年的缓慢爬升,如今房价回到最高点的90%左右——这也大概代表了整个东京的情况。加上租金收入,对于在最高点的购房者,单纯从账面上说,勉强持平。这听起来挺糟糕,不过还是比炒股的那些人要好——日本的股市,至今距离最高点还有很远。“压力最大的是40多岁的一代,他们往往要供养小孩。2、30岁的年轻人则不买车,不买房,不结婚,不生孩子,很多也没有正式工作。”杏子酱自己就是90后,而她目前最大的业余爱好是织毛线——她专门报了学习织毛线的课程,这样她就可以亲手为自己的家人编织出围巾和毛衣,而不用去商店买了。如果去了解一下这几代人的人生的重要节点与泡沫经济相交的轨迹,你会发现杏子酱的纯个人观察也很合理——泡沫经济的残酷之处,在于它给时间上相差无几的人们留下了完全不同的遗产:泡沫世代(1961-1965年出生的人群)他们是在日本泡沫经济顶峰时期,恰逢刚出社会的年轻人们。他们找工作容易,轻轻松松就进入大企业,薪资优渥,生活中都闪烁着金光闪闪的光泽。虽然泡沫世代们后期也面临了激烈竞争以及被淘汰的风险,但是远比连进入公司的机会都没有的下一个世代要好了。可以说是夹在穷与萧条中间,唯一的繁荣世代。“绽放出不符时代的耀眼光芒的中年人身影”,应该就是泡沫世代的画像。冰河期世代(1971-1975年出生人群)他们是在经济泡沫破裂后,不幸刚好毕业的一代。迎接他们的是经济危机与紧缩的招聘市场。这一代人中的不幸成员至今只能靠兼职或打合同工——收入低,经济条件岌岌可危。时间越长,他们就越难以打破周期,改善生活,结婚或生孩子的可能性变得很小。而这代人中即使是拥有永久职位的那些,也面临难以晋升的困境。经常抱怨升职加薪的前景渺茫或者为养老金担忧的中年男子,是这一代的典型画像。新冰河期世代(1989-1992年出生的人群)“平成最后的夏天”,让大家意识到出生于平成一年的平成初代,今年踏入30岁了,他们是“这辈子看电视新闻都没有看过好消息的”的一代:幼年时期目睹父母投资失败的恶果。房产不断贬值,房贷却分文未少,家庭生活质量直线下降。紧接着1995年阪神大地震重创日本,经济陷入长期不景气。屋漏偏逢连阴雨,当毕业准备找工作的时候,又遭遇了2008年的雷曼危机与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。众多公司经营惨淡,大幅缩减应届生招聘名额,导致了日本有史以来最严峻的‌‌“新就职冰河期‌‌”(2010年~2013年)。“就职浪人‌‌”、“飞特族‌‌”,“啃老族”应运而生……他们中的一部分不愿意再出去找工作,沉浸于二次元世界,与社会脱节,成为社会问题。“不去国外玩,也不开车,不滑雪,也不玩滑雪板,不喝酒,也不做爱,穿优衣库的衣服,在大学中应该也会乖乖上课吧!一点雄心壮志都没有!”——从来自老一辈的评语中,大概也能一睹平成世代的风采吧。你会发现,当对某个重大政治经济事件有了一定了解之后,它就成为一把钥匙,能够打开那些你以往打不开的宝箱。过去许多关于日本的片段连接起来:90年代爸爸跟我讲日本同事“抠门儿”,来中国出差的日本工程师送礼只送圆珠笔;鬼怒川上那些内部结构错综复杂的超大型温泉酒店、日益萧条的数个过时的主题公园、迷宫般找不到入口的地下商业街的废墟;在伊豆偏僻的乡下旅行,加油站小卖部看门的老头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中的高尔夫频道;宫崎骏早期与后期作品不同的情感基调;永远拿不到诺贝尔却永远卖座的村上春树小说……乃至原宿街头奇装异服的年轻人。对于日本来说,泡沫经济是一把重要的钥匙:只有了解了日本的泡沫经济,才能真正理解日本。甚至,理解中国。每个读到日本泡沫经济这段历史的人,都从中看到了惊人的相似性。这种相似性让人感到既刺激又迷惑。刺激在于这看起来几乎像是一场国运的对调——从90年泡沫破掉的那一刻起;而迷惑在于,中国会成为下一个日本吗?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 在新书《债务危机》中的名言成为新时代的警世钟:“很多人认为过去发生在不同年代,不同国家的经济危机都是由不同的原因造成的,而我只看到了同样一些事情一次次地重复上演。”在25年前,经济泡沫刚刚破碎之时,一篇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中,日本被比作“MONUMENTS TO A BUBBLE THAT BURST”——一座破碎泡沫的纪念碑。“正如古埃及,希腊和罗马留下了废墟,保存着昔日文明的光辉。日本的泡沫经济同样留下了‘废墟’:建造了一半的豪华建筑,废弃的高尔夫球场和破产的餐馆与酒吧……”文章以相当恢弘的语气写着。每个国家都或多或少的停留在了它最辉煌的时代——通常也是泡沫最大的时代——大型基建项目与地产的狂潮塑造了那些最具代表性的建筑。荷兰是17世纪的,英国是18世纪的,美国是上世纪20年代的,而日本是80年代的……那么中国会停留在21世纪的开端吗?我们以后是否会以同样的看待“经济泡沫的废墟”的眼光——去看待小红书上那一篇篇使人艳羡的帖子——从那些轻轻松松就晒出了大钻戒和爱马仕包的、在俯瞰海景的奢华酒店泳池旁精心拍摄的照片;那些教人如何在巴黎血拼、又或者挖掘星巴克的隐藏菜单的攻略中——来重温过去的辉煌岁月,那些金光灿灿乃至于矫揉造作的,有着无尽希望的日子?当我们回顾过去,一切都被下好了定义。但身处其中时,“泡沫”什么时候来了又走了,并没有那么明确的节点。更多的普通人是在逐渐感受工作难找,项目难谈,工资与物价不升反降的过程中,逐渐意识到泡沫经济的崩溃的。与一些流传甚广的在泡沫时期进行激进投资的悲惨案例相比,许多日本民众对泡沫经济后生活的描述听起来并没有那么可怕:“泡沫时期每天下班是酒吧、夜总会,后来成了到小酒馆喝一杯回家;泡沫时期喝了酒直接打车回家,后来是家人开车到电车站接;泡沫时期的休息日是打高尔夫;后来是带孩子去公园、去不花钱的博物馆、科技馆。”如今日本甚至看起来是一个比90年代更宜居的地方 —— 不那么自我满足,更开放,更便宜。在某些方面,经济不景气与缺乏可能性反而给了一些人一种自由,有许多有趣的艺术与亚文化群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现在我们确实面临着与当时的日本非常相似的处境,在债务快到极限时又遭遇了贸易战,给非常脆弱的全球经济蒙上了浓重的阴影。日本的泡沫迅速地破掉了,但它的痛苦依旧扩散了20多年;中国的泡沫也许不会那么快破掉——“很多人说恐怕二十年后的中国是现在的日本,每每看到这类标题,我都觉得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真挺好的。”友如是说。References:Paul Blustein | In Japan,Monuments to A Bubble that BurstSonja Blaschke | Deflation in Everyday Life:A Japanese Family ReportsR.A.| Lost decades: the Japanese tragedyEdward Jay Epstein | What was lost and found in Japan's lost decade酒井顺子 《人到中年,更是理直气壮》新井一二三 《我这一代东京人》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八知(ID:bazzhi),作者:徐浆糊,媒体人,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,目前正在写《消费降级指南》系列,复制或转载本文请联络该公众号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

     本文由 八知© 授权

     网 发表,并经网编辑。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,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来面前,你我还都是孩子,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!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rkqa.cn/qh88/923043-185283-81668.html

发布时间:00:29:14

广州设计公司  二四六免费玄机图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  二四六免费玄机图  二四六免费玄机图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每期文字资料大全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每期文字资料大全  二四六图片玄机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玄机图  

{相关文章}

柴云珍,一位志愿特别有功的官员,右手食指被美军|抗美援朝|柴云珍|李天恩新浪军打断而死。

    根据解放军空降部队官方微博“12月26日我们的天空新闻”,刚才,一等战斗英雄柴云珍和平离开了。他93岁(蜡烛)为老英雄祈祷,并向老英雄致敬!他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流英雄,志愿军特别有功部长,朝鲜自由独立一等勋章。他在上甘岭战役中与敌人作战。他的右手食指被咬掉了,200多个敌人被杀死。黄继光把他当作前线的模特。他就是柴云珍!柴云镇是传奇英雄,寻找柴云镇的过程也是一个传奇故事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,全国许多新闻媒体陆续刊登了一则令人瞩目的新闻:一位志愿军英雄和一位失散30多年的特种功臣,最终被原军发现,佩戴了属于他的英雄勋章。他的名字叫柴云珍。他是第十五志愿军第十四团第十四师第八连七班的班长。从那时起,柴云珍就成了人们心中的传奇英雄。谈到寻找英雄,我们必须提到一个名叫李天恩的人,他是解放战争中征募的老兵,也是抗美援朝期间志愿军第15军部战场日报的记者。后来,这支部队改装成一名空降兵,他担任陆军政治部宣传部的负责人。1983年退役后,陆军总司令要求他担任第15空降兵陆军历史编纂小组组长。在编纂军事史的过程中,军事史编纂队接受了军事指挥官指派的任务,即寻找英雄柴云珍。同志们接到任务后立即开始搜寻,但是柴云珍的情况很特殊。因为,自从志愿军总部授予他头等战斗英雄称号后,他的英雄勋章一直没有收到。军队不知道他的下落。他的家乡在哪里?他是牺牲了还是还活着?他的英雄事迹的细节是什么?但是军队保存的档案被搜查,没有找到答案。军事史学组成员知道,李天恩在柴云珍抗美援朝期间采访了他。他们应该对此有所了解并征求他的意见。李天恩说:“我自己没见过柴云珍。得知自己的事迹后,他去他们团采访战友。李天恩的记忆把我们带入了激烈的战争时代。第15志愿军是朝鲜战场上的一支英雄部队。战斗英雄黄继光和邱少云都来自这支队伍。柴云镇十四团八连是英雄连队之一。正是这个连在隧道里战斗了34天34夜,在随后的上甘岭战役中杀死了1000多个敌人。公司内佩带381个弹孔的一面国旗仍保存在军事博物馆,被称为上甘岭八特工连。影片《上甘岭》中的八家公司就是以这家公司为基础的。在参加上甘岭战役之前,军队曾在大丰公园打过一场漂亮的封锁战。柴云珍成为蒲大丰封锁战的英雄。大丰公园位于金华西南30多公里处。这座山很危险,是敌人入侵金华的必经之地。1951年5月28日拂晓,美国侵略军第25师和加拿大第25旅在飞机、大炮和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朴大丰冲去。第四十五师和第134团的志愿军负责封锁任务。经过五天五夜的激烈战斗,双方伤亡惨重。志愿者已经失去了两个山顶,敌人已经接近我们三个营的前线。情况非常危急。营长吴尚志组织全营余员进入第二梯队,保卫全线,奋力阻止。同时,他命令八连七班组长柴云镇率领九名战士进攻,坚决夺回敌人已经占领的两个山顶,从而堵住了敌人的进攻缺口。柴云珍毅然接受了这个任务。他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,一个接一矿泉水瓶破碎料价格_移民资讯网个地占领了两座山顶,并坚守阵地,击退了敌人的几次进攻。到第七天早上,只有柴云珍留在二号山顶。他利用战争的间隙,从敌人的尸体上拿起67支加拿大冲锋枪和两个半箱手榴弹,准备迎接敌人的新攻击。不久,敌人开始进攻,他们组织了一排黑人士兵上山打仗。柴云反应冷静,利用有利的地形,举起机关枪和冲锋枪,轮流下山。他向敌军投掷成捆的手榴弹和炮管。到了中午,当弹药用尽时,他拿起刺刀,与冲上山的敌人展开了致命的肉搏战。这时候,柴云珍的眼睛已经死了。他挥舞着枪,疯狂地刺伤了敌人。当他面前只有最后一个敌人时,他的力量已经耗尽了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竭尽全力把刺刀刺向比他大得多的美国士兵的胸膛。与此同时,美国士兵的刺刀刺穿了他的腹部。随后,我们的增援部队来了,这个阵地被牢牢占据。战后,人们再也见不到柴云镇了,死去的官兵名单上也没有柴云镇的名字。1954年,部队回国后,有关部门接到指示,开始寻找柴云镇的下落。根据当时保存的名册,一封调查信被寄给了他的县政府,其中没有找到这个人。(后来,很明显只有县名被填在名册的地方栏里,而不是省名,县名也被填在一个发音不同的县里。)后来,经过几次改组,军队的驻军在不断变化。一些老同志被调走了,退休了,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使得找不到人。1980年,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前往北京参加反美援助活动30周年。邓小平会见了他。他们很自然地谈到了30年前的战争。金日成代表朝鲜民族和人民感谢中国的帮助和支持。他还向邓小平询问了前志愿军第15军的战斗英雄柴云珍的情况。十五军的前身是刘伯承、邓小平领导的第二野战军。那时,军队的指挥官是秦吉伟。当时的北京军区司令秦继伟也出席了会议。秦继伟听了这个问题,回答说:“柴云珍是前义军第15军的一名士兵。在韩国江原金华州浦大丰,他勇敢而顽强地战斗。“志愿军总部授予他头等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。”然后他说,“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柴云镇。”邓小平听取了秦继伟的介绍,立即指示:“尽快派人去找柴云珍。”只要蔡云珍在世界上,即使他在海里钓针,我们也会去接他!因此,第15军再次组织了英雄的搜寻,指挥官正式将任务分配给军事历史小组。中朝领导人非常关注这位英雄,军史小组全体成员感到肩负着重大责任。但在过去的30年里,军队中没有一位同志对柴云镇很了解和了解。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找工作?为此,军事史学会召开特别会议,研究对策。会上的讨论非常热烈。有人建议柴云镇是否还在那里?如果他还在这儿,他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参军呢?虽然他回国后不知道部队的驻地,但部队人数没有变化。如果他想找到它,他肯定能找到它。也许他已经牺牲了。从当时战场上伤势的严重程度来看,即使他当时没有牺牲,我们战场上的医院能治好吗?即使他通过营救救救了他的生命,他的头脑是否清醒?以后会有事故吗?大多数人认为这种猜测是不合理的,但仍不能完全否认柴云珍还活着的可能性。从根本上说,我们寻找英雄的意义不仅在于我们能否找到他,而且在于告诉人们,所有为我们国家和人民做出贡献的英雄永远不会忘记他们。有责任心的老同志李天恩深情地说:“我们这一代都是年轻人。我们必须确定柴云镇的下落,而那些了解情况的老人还在那里。否则,我们对那些曾经在血腥的战场上作战的同志感到遗憾!我们也不能向老军长和小平同志解释!一个戴着草帽围成一圈的人被红绳脚链_万家资讯网一个特别通告吸引了。他下定决心。他怎么能找到它?大家都沉默了。有人问李天恩:“你没有亲自采访柴云珍吗?”你还记得那个时候谁面试过吗?也许这些人能给我们一些线索。李天恩回忆了一会儿,说:“当时我面试过一个叫孙红发的人。他和柴云珍一起参加了封锁战争。他们来自山西运城。但是很多年前他换了工作,现在他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单位工作。有人接着说:“我们能通过战友找到同志吗?”只要我们在山西运城找到我军的战友,再找到我军的战友,就一定能找到他。不久,一个山西老同志在军队里找到了,另一个运城老同志被调去工作了。不久,战友给军史组写了一封信,把孙红发的地址、工作单位和近况都写得很清楚。军史组立即决定派文铁汉到山西运城。文铁汉接过任务后,立即动身前往山西运城,发现孙红发非常顺利。孙红发听了闻铁汉的解释,想了一会儿。他说:“柴云珍就是我抬他下台的那个人。那时,他已经昏邢台县天气预报_丽江事件网倒了,头和身体都沾满了血。另一个手指断了。我送他上救护车后,再也没有见过他。他接着说:“柴云珍是在普大丰封锁开始前从分部调到我们公司的。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。只要记住他是个中等身材的人,对别的事一窍不通。温铁汉问:“你知道他来自哪里吗?”孙红发摇了摇头.我和他联系不多。没有问题,没有语言。文铁汉又问:“那你应该听他的。他的口音是什么?”孙红发想了一会儿,用肯定的口气说:“这是四川口音!因为他的声音和我认识的四川战友的声音完全一样。李天恩听闻闻铁汉的报告,说:“这次运城之行并非徒劳。至少我们知道他可能来自四川。在进入朝鲜战争之前,我军曾参加过对西南土匪的镇压。那时,云南、贵州、四川的许多孩子都参军了。黄继光当时从四川参军。因此,柴云珍是四川人的可能性很大。如果你再努力工作,去四川,去省民政部门查一下优惠护理档案,你可能会得到一些结果。温铁汉日夜游览四川成都。民政部的同志听了他的意图,非常支持他。他们立即派人去帮助他们找到历史档案。最后,他们在50年代初的名册上找到了线索,但是名册上只记录了一个姓“柴云郑”的名字,其他项目都是空白。这就是我们要找的“柴云郑”吗?没办法。因此,民政部门向各地、市、县发出通知,协调对“柴云郑”的调查。此后不久,情况将向省政府报告,但没有发现名为“柴运正”的优惠对象。温家宝立即通过电话向李天恩报告了情况。李天恩说:“这个“柴云郑”可能是我们正在寻找的柴云郑,因为他们有太多的类似情况。只有一个单词发音不同。那时候人们的文化水平不高。写错字是很常见的事。更不用说,没有“柴运正”这个目标的人。依我看,你可以在《四川日报》上发表一份公告,看看结果如何?几天后,在四局右下角,《四川日报》发表了一项特别声明,四周都是盒子,特别引人注目。柴云珍,战斗的一流英雄、特殊英雄,曾任三营八连八营七等营长。他在韩国浦大丰的封锁战中严重受伤,手指骨折。战后他脱离了军队。我想邀请我自己或者那些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及时联系原部队。在湖北省孝感市公布XXXXX部队的消息后,温家宝在成都等了半个月,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就返回部队了。10多天后,仍然没有消息,军史组的同志有点失望。一天下午,军事总部的值班室打电话给营警卫。报道说,一位四川老人自称“柴云郑”。他说军队在报纸上给他发了个通告。他想见军长。李天恩和文铁汉听着,立刻兴奋起来,小跑着走到营门口。在英门哨兵,李天恩和文铁汉看到一个50岁的男子,他带着一头小骆驼,头上戴着一顶草帽,头上戴着一个圆圈,一条厚厚的黑布裤子和水胶鞋,他的鞋子和裤子溅满了泥,他的脸像裂开的树皮一样苍老。老人拿出复员证书和伤残证明,自我介绍说:“我叫柴云正。村里的人都说你在报纸上找的人是我。“柴云正?”一个与“柴云珍”相似的名字出现了不同的发音。李天恩走过去和那个人握手。他发现自己缺少一只手指。他问:“你的手指怎么了?”老人回答说:“美国鬼魂在朝鲜战场上咬了一口。”李天恩又问,“你还在哪里受伤?”老人摘下草帽,说:“我的头也被魔鬼打碎了。”文铁汉走到他跟前,摘下老人的头发,数了24道伤疤。李天恩和文铁汉忙着领着老人到军史组的接待室。李天恩给他倒了一杯水,试探性地跟他谈了帕克大丰的封锁,问他后来的情况。这位老人记忆力很好,而且很健谈。对于帕克大丰的封锁,这位老人所说的大部分和我们所知道的是一样的,只是他后面的部分和美国鬼魂用刺刀战斗的部分有点不同。根据他的回忆,当时他独自一人留在这个位置。突然,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。他转过身来,看见四名高大的美国士兵冲上来,离他20米。他立即举枪扣动扳机,当场杀死了三名美国士兵。同时,他的手臂、腰部等部位也被敌人的子弹击中。柴云珍忍着剧痛,用力扣动扳机,消灭了最后的敌人。他发现冲锋枪里没有子弹。他不得不扔掉枪,冲上前去和美国士兵作战。直到那时,他才发现对面的敌人是一个高大的黑人美国人。那个身材魁梧、身材魁梧的黑人男子试图抓住柴火。两边手脚并用,然后互相摔跤,在位置上前后摇晃。在斗争中,柴云珍拔掉了一只大黑耳朵,大黑拔出匕首,刺伤了柴云珍。柴云珍侧身避开,趁势把那个大个子黑人打倒在地,并把匕首扔掉。然后他用双手打那个大个子黑人的头部,然后他伸出五个手指去挖那双大黑眼睛。出乎意料,大个子黑人抬起脸,张开嘴,咬掉了柴云珍的右手食指。一阵剧痛使柴云珍的眼睛发黑。大个子黑人抓住机会抓起一块石头,重重地打在柴云珍的头上。柴云珍觉得天塌下来了,很快就失去了知觉。大个子黑人以为柴云珍死了,就放手跑下山去。普达峰二号峰静悄悄的,没有枪声和咆哮声。出乎意料的寂静让柴云珍突然醒来。他睁开眼睛,看见那个大个子黑人跑了将近一百米远。他忍受着剧烈的疼痛,翻身,向前爬,抓住敌人扔来的枪,用最后一点力气瞄准敌人,扣动扳机,砰地一声摔倒了。柴云珍又晕过去了。这时,老人又伸出右手,只剩下半个食指,脱下草帽,用伤疤盖住头,所有这些都默默地描述了徒手搏斗的残酷!李天恩,一个曾经在战场上的老兵,被老人的故事深深打动了。他忍不住问道:“你是怎么从战场上被救出来的?这些年你去哪儿了?你为什么不来参军?老人说:“我一醒来,就看见很多人穿着白大衣围着我。他们都说我醒来是个奇迹。我问他们:这是什么地方?他们对我说:“你已经回家了,这是内蒙古包头军医院。”后来,我了解到,我是在一线野战医院作为危重病人被空运回中国的。老人说,在内蒙古包头医院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下,他从死神手中逃了出来。一年多后,他受了重伤,出院了。但是从那时起,他就与军队失去了联系。那时,抗美援朝战争还没有结束,找不到军队。政府给了他80元和1000公斤的米票,他回到了四川月池县大佛乡。他好几年不知道军队从韩国返回。那时,他也想过回到军队里去,但是他不知道军队驻扎在哪里。此外,如果我们找到他,也许没有人再认识他了。柴云珍再次认为,抗美援朝、保护国家是每个人的责任。现在他已经复员回家了,再去参军没有多大意义。所以他专心于家乡的建筑。他很少提到他在韩国的战争。人们只隋唐演义 下载_法国核电网知道他是一个与美国作战并帮助朝鲜的老兵。他在一个叫“公园德峰”的地方打仗。甚至他的潜在护理者名单也没有被报道。他在家乡干得很好。在土改期间,他被选为副乡长。后来,他成立了人民公社,被任命为旅党支部书记。他几乎忘记了朝鲜战争。直到半个多月前,村里的某个人看见了他,并说报纸上有公告。军队正在找一个叫柴云珍的人问他是不是。他没有认真对待。后来,儿子拿回了《四川日报》。他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布告。军队找的那个人似乎就是他自己,但他不确定。儿子劝他说:“是真的吗?你不知道你是否去过军队一次?”这时候,他已经想到了回到军队去。听了老人的叙述,李天恩和文铁汉基本上断定他就是军队正在寻找的柴云镇。但是为什么叫蔡云正呢?问问那位老人,他讲不清楚。李天恩是个很细心的人,不太确定,不会轻易得出结论。他把老人带到军旅社,先安顿下来。他想邀请山西的孙红发见面后做决定。此时,四十五师正在庆祝上甘岭战役胜利32周年。军史组同志们趁机向山西省的远方孙红发发发请帖,孙红发立即动身回国。当时,有许多老干部、战友回到军队参加纪念活动。没有事先通知,专门为他们设计了会面的场景。当孙红发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时,蔡云正老人紧盯着他,慢慢地郴州市财政局_录取通知书英语网站了起来。孙红发也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老人,然后突然喊道:“你是柴云珍吗?”老人也兴奋地喊道:“是的!你是孙红发吗?是的!”那两个老人急忙向前走,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泪水夺眶而出。你没死!你这个老东西!”上帝不会接受我的!我做梦也没想到会再见到你!”在纪念会上,柴云珍还遇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内部人士,董桂晨,前卫队司长。董贵琛揭开了柴云珍三个不同名字的神秘面纱。原来,柴云镇原来桂林灵渠_宠物猫咪网是司令部的卫队。他参加了蒲大丰的封锁战,被调到了134个团8个连。当柴云珍来到警卫队时,他被称为“柴云正”。为了说明他的名字的政治意义,公司的文化老师要求职员董贵晨在填写名册时把他的名字写成“柴云正”。当保安连加入巴连连时,派兵负责人根据董贵琛的山东口音写下了自己的名字“柴云珍”。当他访问朝鲜时,他把他的“遗体”带回家。英雄柴云珍的消息很快在中朝之间传开了。志愿军老干部杨成武、洪学智、中央、军委领导人分别会见了柴云珍。北京军区司令官、前十五军司令秦继伟还邀请柴云镇作为嘉宾回国述说。1985年10月,经中央军事委员会批准,柴云珍应金日成的邀请,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英雄代表团成员,赴朝鲜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斗35周年。在此期间,金日成曾两次会见柴云珍,并授予他一等自由和独立勋章。要找到柴云珍,必须重写历史。柴云珍不是殉道者,而是活着的英雄。根据访问日程,柴云珍参观了韩国军事博物馆和志愿烈士陵园。在军事博物馆,翻译指着墙上挂着的草图说:“这是柴云珍的‘遗体’。”他还告诉他,他埋了一个假坟,并在公园大丰遗址竖起了一座纪念碑。柴云珍说:“我还活着!我必须把它带回去!在朝鲜同意下,柴云珍亲自揭露了他的“遗体”,并将其保存在家中。

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11&page=2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8&page=2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3&page=2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1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73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8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3&page=3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53&page=3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9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9&page=8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1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8&page=3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15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13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8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9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7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9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7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05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4&page=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73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1&page=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0&page=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51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9&page=8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8&page=5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8&page=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3&page=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8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3&page=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3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1&page=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1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8&page=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8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4&page=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17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16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06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7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7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55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5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5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8&page=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4&page=1